踏莎行·秋入云山

宋代:张抡

秋入云山,物情潇洒。百般景物堪图画。丹枫万叶碧云边,黄花千点幽岩下。
已喜佳辰,更怜清夜。一轮明月林梢挂。松醪常与野人期,忘形共说清闲话。

西江月

宋代:张抡

仙道于人不□,□□□□□□。坎离□□□无穷。不信浮生若梦。
君看□□窨雪,寻常见睍消镕。能令新旧再相逢。此是如何作用。

望仙门

宋代:张抡

玉京清漏起微凉。好秋光。金杯潋滟酌琼浆。会仙乡。
新曲调丝筦,新声更飐霓裳。博山炉暖泛浓香。为寿百千长。

诉衷情

宋代:张抡

闲中一弄七弦琴。此曲少知音。多因淡然无味,不比郑声淫。
松院静,竹林深。夜沈沈。清风拂轸,明月当轩,谁会幽心。

霜天晓角·晓风摇幕

宋代:张抡

晓风摇幕。敧枕闻残角。霜月可窗寒影,金猊冷、翠衾薄。旧恨无处著。新愁还又作。夜夜单于声里,灯花共、泪珠落。

踏莎行

宋代:张抡

割断凡缘,心安神定。山中采药修身命。青松林下茯苓多,白云深处黄精盛。
百味甘香,一身清净。吾生可保长无病。八珍五鼎不须贪,荤_浊乱人情性。

阮郎归·深亭邃馆锁清风

宋代:张抡

深亭邃馆销清风。榴花芳艳浓。
阳光染就欲烧空。谁能窥化工。
观物外,喻身中。灵砂别有功。
若将一粒比花容。金丹色又红。

望仙门

宋代:张抡

紫微枝上露华浓。起秋风。筦弦声细出帘栊。象筵中。
仙酒斟云液,山歌转绕梁虹。此时佳会庆相逢。欢醉且从容。

烛影摇红(上元有怀)

宋代:张抡

双阙中天,凤楼十二春寒浅。去年元夜奉宸游,曾侍瑶池宴。玉殿珠帘尽卷。拥群仙、蓬壶阆苑。五云深处,万烛光中,揭天丝管。
驰隙流年,恍如一瞬星霜换。今宵谁念泣孤臣,回首长安远。可是尘缘未断。谩惆怅、华胥梦短。满怀幽恨,数点寒灯,几声归雁。

点绛唇·何处春来

宋代:张抡

何处春来,惠风初自东郊至。柳条花蕊。迤逦争明媚。造化难穷,谁晓幽微理。都来是。自然天地。一点冲和气。

踏莎行

宋代:张抡

身世浮沤,利名缰锁。省来万事都齐可。寻花时傍碧溪行,看云独倚青松坐。
云片飞飞,花枝朵朵。光阴且向闲中过。世间萧散更何人,除非明月清风我。

柳梢青·柳色初匀

宋代:张抡

柳色初匀。轻寒似水,纤雨如尘。一阵东风,縠绞微皱,碧沼鳞鳞。仙娥花月精神。奏凤管、鸾丝斗新。万岁声中,九霞杯里,长醉芳春。

诉衷情

宋代:张抡

闲中一篆百花香。袅袅翠□□。低回宛转何似,行路绕羊肠。
深竹户,小山房。雅相当。清心默坐,燕寝无风,永日芬芳。

阮郎归·炎天何处可登临

宋代:张抡

炎天何处可登临。须於物外寻。松风涧水杂清音。空山如弄琴。宜散发,称披襟。都无烦暑侵。莫将城市比山林。山林兴味深。

醉落魄

宋代:张抡

湖光湛碧。亭亭照水芙蕖拆。绿罗盖底争红白。恍若凌波,仙子步罗袜。
如今霜落枯荷折。清香无处重寻觅。浮生似此初无别。及取康强,一笑对风月。

点绛唇·阳气初生

宋代:张抡

阳气初生,万花潜动根荄暖。暗藏芳艳。未许东君见。恰似温温,铅鼎丹初转。功犹浅。九回烹炼。日月光华满。

蝶恋花·前日海棠犹未破

宋代:张抡

前日海棠犹未破。点点胭脂,染就真珠颗。今日重来花下坐。乱铺宫锦春无那。剩摘繁枝簪几朵。痛惜深怜,只恐芳菲过。醉倒何妨花底卧。不须红袖来扶我。

阮郎归

宋代:张抡

寒来暑往几时休。光阴逐水流。浮云身世两悠悠。何劳身外求。
天上月,水边楼。须将一醉酬。陶然无喜亦无忧。人生且自由。

鹧鸪天

宋代:张抡

彩舞萱堂喜气新。年年今日庆生辰。碧凝香雾笼清晓,红入桃花媚小春。
须酩酊,莫逡巡。九霞杯冷又重温。壶天自是人难老,长拥笙歌醉洞云。

点绛唇·春入山家

宋代:张抡

春入山家,杖藜独步登严岫。野花争秀。弄蕊香盈袖。对景开怀,莫遣双眉皱。春难久。乱红飞後。留得韶光否。
1 2 3 4 5 6 7 下一页
描写物品古诗大全